拜托,我没开玩笑

这年头,都这年头了,还能拿这开玩笑吗??

错觉:其实正常,为什么四年头上,什么预兆都没有,就有如此决定

想起来之前我的大多数行为只为和我接近所了解,大多数人往往都能理解到另外一个几乎是极端的意思,难不成是我太过含蓄,真有向所有人都说明我的真实想法其实是这样的,而不是那样的,但一个和解释没有两样的说明,做几乎无人理睬的无用功,罢了罢了,让该了解的人了解就好了!谁能这么坦然?我不能

让行动证明你;对你好,只要你知道就好了。这本身又是一个矛盾体

主啊,不,党啊。告诉我,what can I do?

与生俱来的痞性随着年龄的增长发现越来越明显了 哈哈 我就是一个痞子 何如?

说明:这个阶段,这个年龄,很多事情不能玩的,我相信这点并始终坚持,当有一日告诉众人我的决定仅仅是个游戏的时候我就废了

望雅信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